综合性饭店

2016-04-20

      综合性饭店具有住宿、餐饮等服务功能,其内部均设有餐饮部,餐厅装潢精美,菜肴多制作精良,往往是大型会议、婚宴的首选之地,适应了一定消费阶层的需求,是市民心目中的高档饭店。二十世纪80年代以后,扬州陆续新建了一批旅游饭店和培训中心,均具有食宿服务功能,缓解了社会食宿服务的供求矛盾。二十世纪90年代起,扬州加快发展第三产业,投资渠道多元化,星级饭店建设提速。高星级饭店的住宿环境优雅,菜点品种丰富,各地风味特色融汇,中外兼具。进入2l世纪后,扬州国有的宾馆招待所由原先的事业单位改为企业性质,接待能力和服务水平提升。扬州综合性饭店的投资主体日趋多元化,海外资本亦有投入。

2011年,全市星级酒店61家,其中五星级3家,四星级12家,三星级35家,二星级11家。

馆驿  馆驿,又名厨传,是古代专供往来官员及传递公文的信使歇宿、吃饭与转换车、船、舆、马之地。

唐代,扬州设有管理外事的市舶司,还在州城所在的江阳县及扬州属下的海陵县,设置接待外国来宾的招贤馆,招待往返官客,有:宜陵馆、广陵馆、平桥馆与水馆。据圆仁《入唐求法巡礼行记》卷一记载:“开成三年九月二十九日,相公为人京使,于水馆设饯”。唐开成三年十月三日晚头,“请益、留学两僧往平桥馆,为大使、判官等人入京作别。”开成三年十月,日本以佛教留学常晓犹住广陵馆。白居易《梦苏州水阁寄冯侍御》诗云:“扬州驿里梦苏州,梦到花桥水阁头。觉后不知冯侍御,此中昨夜共谁游。” 刘禹锡名句“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”出自《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》,当为在扬州驿所作。唐代,瓜州驿也很著名。著名诗人刘长卿以转运使判官身份在瓜州驿奉饯张侍御。张又新《煎茶水记》记载了陆羽至维扬,泊扬子驿。  

宋代苏轼知扬州时,曾有“谬为淮海帅,每愧厨传缺”的慨叹。

宋元丰七年,扬州奉诏建高丽馆。南宋建炎 (1127~1130)废,绍兴三十二年重建。(康熙《江南通志·扬州府》云:“南丽亭在府南门外。宋元丰七年,诏京东淮南筑高丽馆以待朝贡之使。绍兴三十一年,向子固重建,扁其门日南浦,亭日腾云,为迎饯之所。)

元代,诗人萨都剌路经广陵驿时,写过一首《过广陵驿》名诗:“秋风江上芙蓉老,阶下数株黄菊鲜。落叶正飞扬子渡,行人又上广陵船。……”

《明史·列传·西域三记》载,西藏使者经过广陵驿:“阐化王者,乌斯藏僧也。”“弘治八年(1495)遣僧来贡。还至扬州广陵驿,遇大乘法王贡使,相与杀牲纵酒。三日不去。”

明代和清代称广陵驿。明代,程春宇著《水驿捷要歌》,说南京到北京的千里驿道上, “龙潭送过仪真坝,广陵邵伯过盂城,界首安平近淮阴”,说在扬州区域有仪真驿、广陵驿、邵伯驿、盂城驿、界首驿、安平驿6座驿站。

明嘉靖六年,扬州知府王松在扬州南门外建广陵驿,设“皇华亭”,接待过往官员和传公文人员,备有官船、马匹。亭后有“淮海奇观楼”,楼下为“礼宾轩”。清仍在原址建馆。明代《警世通言》第十一卷、《喻世明言》第二十二卷、清代《绣屏缘》均提及广陵驿。

民国十年,江都用盐税聘请宁波馆工匠建大汪边招待所。1952年春,为接待来扬的亚太区域和平会议代表来扬,改为大汪边招待所。同年改为省交际处扬州招待所,又称华侨招待所。1982年,辟为老干部局。

1958年,建立西园饭店,为扬州市最早的外事接待单位。二十世纪90年代,建立扬州迎宾馆。

    综合性饭店具有住宿、餐饮等服务功能,其内部均设有餐饮部,餐厅装潢精美,菜肴多制作精良,往往是大型会议、婚宴的首选之地,适应了一定消费阶层的需求,是市民心目中的高档饭店。二十世纪80年代以后,扬州陆续新建了一批旅游饭店和培训中心,均具有食宿服务功能,缓解了社会食宿服务的供求矛盾。二十世纪90年代起,扬州加快发展第三产业,投资渠道多元化,星级饭店建设提速。高星级饭店的住宿环境优雅,菜点品种丰富,各地风味特色融汇,中外兼具。进入2l世纪后,扬州国有的宾馆招待所由原先的事业单位改为企业性质,接待能力和服务水平提升。扬州综合性饭店的投资主体日趋多元化,海外资本亦有投入。

    2011年,全市星级酒店61家,其中五星级3家,四星级12家,三星级35家,二星级11家。

    馆驿  馆驿,又名厨传,是古代专供往来官员及传递公文的信使歇宿、吃饭与转换车、船、舆、马之地。

    唐代,扬州设有管理外事的市舶司,还在州城所在的江阳县及扬州属下的海陵县,设置接待外国来宾的招贤馆,招待往返官客,有:宜陵馆、广陵馆、平桥馆与水馆。据圆仁《入唐求法巡礼行记》卷一记载:“开成三年九月二十九日,相公为人京使,于水馆设饯”。唐开成三年十月三日晚头,“请益、留学两僧往平桥馆,为大使、判官等人入京作别。”开成三年十月,日本以佛教留学常晓犹住广陵馆。白居易《梦苏州水阁寄冯侍御》诗云:“扬州驿里梦苏州,梦到花桥水阁头。觉后不知冯侍御,此中昨夜共谁游。” 刘禹锡名句“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”出自《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》,当为在扬州驿所作。唐代,瓜州驿也很著名。著名诗人刘长卿以转运使判官身份在瓜州驿奉饯张侍御。张又新《煎茶水记》记载了陆羽至维扬,泊扬子驿。  

    宋代苏轼知扬州时,曾有“谬为淮海帅,每愧厨传缺”的慨叹。

    宋元丰七年,扬州奉诏建高丽馆。南宋建炎 (1127~1130)废,绍兴三十二年重建。(康熙《江南通志·扬州府》云:“南丽亭在府南门外。宋元丰七年,诏京东淮南筑高丽馆以待朝贡之使。绍兴三十一年,向子固重建,扁其门日南浦,亭日腾云,为迎饯之所。)

    元代,诗人萨都剌路经广陵驿时,写过一首《过广陵驿》名诗:“秋风江上芙蓉老,阶下数株黄菊鲜。落叶正飞扬子渡,行人又上广陵船。……”

    《明史·列传·西域三记》载,西藏使者经过广陵驿:“阐化王者,乌斯藏僧也。”“弘治八年(1495)遣僧来贡。还至扬州广陵驿,遇大乘法王贡使,相与杀牲纵酒。三日不去。”

    明代和清代称广陵驿。明代,程春宇著《水驿捷要歌》,说南京到北京的千里驿道上, “龙潭送过仪真坝,广陵邵伯过盂城,界首安平近淮阴”,说在扬州区域有仪真驿、广陵驿、邵伯驿、盂城驿、界首驿、安平驿6座驿站。

    明嘉靖六年,扬州知府王松在扬州南门外建广陵驿,设“皇华亭”,接待过往官员和传公文人员,备有官船、马匹。亭后有“淮海奇观楼”,楼下为“礼宾轩”。清仍在原址建馆。明代《警世通言》第十一卷、《喻世明言》第二十二卷、清代《绣屏缘》均提及广陵驿。

    民国十年,江都用盐税聘请宁波馆工匠建大汪边招待所。1952年春,为接待来扬的亚太区域和平会议代表来扬,改为大汪边招待所。同年改为省交际处扬州招待所,又称华侨招待所。1982年,辟为老干部局。

    1958年,建立西园饭店,为扬州市最早的外事接待单位。二十世纪90年代,建立扬州迎宾馆。

页面版权所有:扬州市烹饪餐饮行业协会           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备案号:苏ICP备16003906号    技术支持:仕德伟科技    网站建设仕网云智能建站

技术支持:仕德伟科技  友情链接:中国烹饪协会江苏省餐饮行业协会  江苏省烹饪协会 扬州网 扬州面点网 泰州烹饪餐饮行业协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