扬州诗文酒会

2016-06-25

自古以来,扬州一直是人文荟萃之地,群星争辉之所。天下文士,半集维扬。扬州诗文酒会名目繁多,内容丰富。每逢佳节一会,一年既毕,循环招饮。如自花朝起,三月作修禊会,四月作樱笋会,除此,还有饯春、消夏、赏花、放灯、重阳、消寒等等,均不乏吟咏,有诗、有词、有曲、有赋,将文化生活、文学内容与情趣爱好,刻意于名馔佳珍或蔬果清供于良辰美景之中。文人名士食尚,为淮扬菜增添了风雅神韵。人们称淮扬菜是“文人菜”。

唐代刘禹锡、白居易扬州诗酒唱和,留下了“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”的名句。宋代欧阳修平山宴集传荷飞觞成为文坛佳话。清初王士祯、孔尚任、卢雅雨的“红桥修禊”有曲水流觞之余风。卢雅雨红桥雅集时和韵者达七千余人,传为美谈。扬州马氏小玲珑山馆、行庵、程氏筱园、郑氏休园、张氏让园、赵氏南园、“扬州八怪”赏菊、赏兰等园林诗酒文会名重一时。扬州画舫宴泛舟湖光山色中,更具诗情画意。

文人宴饮活动形成了浓郁的饮食文化氛围,泽被后代,影响深远。

四相簪花宴  北宋庆历年间,韩琦知扬州。春日,府衙后花园中一株芍药忽然开花四朵,花色上下红,中间黄蕊相间,世称 “金缠腰”、 “金带围” 。当时扬州实为罕见,视为大吉之兆。韩琦大喜,即邀王珪、王安石、陈升之前来观赏,并在后花园对花设宴,诗酒欢娱。酒酣兴畅时,韩琦令人剪花插于四人帽沿,各簪一枝。四人后来先后登宰相之位。人们认为四相仕途洪运之机发端于扬州。由此,扬州“四相簪花宴”遂传为佳话。

欧阳修平山传荷飞觞  欧阳修筑平山堂,常与文士登临欢宴,并派人骑快马到邵伯湖摘取初绽荷花,布于平山堂内。宾主纵情诗酒,放浪形骸,酒兴浓时,欧阳修令歌妓取荷传与宾客,依次摘瓣,摘到最后一瓣者,则饮酒一盏、赋诗一首。诗酒风流,兴尽而归。

明月楼宴饮  元代大文豪、著名书画家赵孟頫在旅次扬州时,于“绮食琼杯间苑游”的赵氏明月楼宴饮。席上所用食器皆为精美银器。当月白风清,酒饮过半时,园主人出纸请其作春联,赵孟頫当即援笔,写下了“春风阆苑三千客,明月扬州第—楼”的对联。园主人得之,欣喜万分。“尽撤银酒器以赠” 孟頫,一时传为美谈。

虹桥修禊  扬州“红桥修”是蜚声海内的一项传统的文人修活动。虹桥位于扬州瘦西湖南端。始建于明代崇祯年间。修禊本是古代文人雅士相聚水溪边游春、赏景、宴集、吟诗唱和的盛会。一般每年举行两次,春天上巳的三月三日和秋天的七月十四日。文人修,认为流动的活水可以消除不祥,洗去不洁,祛除邪恶,称为“”。春日举行的称“春”,秋日举行的称“秋”。携带饮食在野宴饮,称为“饮”。

清康熙元年,时任扬州府推官王士祯邀约杜溶、张养重、陈维崧、宗元鼎、冒襄、程穆倩诸名士于虹桥修禊。王士祯曾描述当时的盛况:“渔洋山人日集诸名士于蜀冈红桥间,击钵赋诗,香清茶熟,素绢横飞,风流欲绝”。他还赋诗:“辛夷花照明寒食,一醉红桥便六年。好景匆匆逐流水,江城几度沈郎钱。” 王士祯等多次修红桥,浅斟漫饮,儒风浩荡。

康熙二十七年,孔尚任与梅文鼎等24位名士于虹桥修禊。孔尚任曾赋诗:“杨柳江城日未曛,兰亭禊事共诸君。酒家只傍桥红处,诗舫偏迎袖翠裙。久客消磨春冉冉,佳辰引逗泪纷纷。扑衣十里浓花气,不借笙歌也易醺。”

乾隆二十二年,两淮转运使卢雅雨发起更大规模的虹桥修禊,参加者有汪士慎、郑燮、陈撰、金农、厉鹗、罗聘、金兆燕等。卢作七律四首,其后和韵者七千余人,编成诗集三百卷,极一时之盛。《扬州画舫录》载:卢 “历官至两淮转运使。筑苏亭于使署,日与诗人相酬咏,将北郊二十四景书之于牙牌,以为侑觞之具,谓之牙牌二十四景,一时文宴盛于江南”。 

金镇平山燕集   汪懋麟创意修复平山堂。康熙十二年,金镇出任扬州太守。汪赠诗三首。其二曰:“……文章太守今重遇,宾以清游为再攀。但恨林泉僧占取,蜀冈蔓草待君删”。金镇从善如流,赋诗:“出典名邦真滥竽,舍人赠句比连珠。殷勤为嘱平山旧,风调宁教‘六一’孤”。秋日,金镇招饮汪懋麟等扬州名人至平山旧址,商议修复之事,并即席吟咏飞觞。

仲冬,平山堂落成。金镇复邀诸名士燕集。汪懋麟赋诗:“……芳筵歌鰋鲤,美酒泻蒲萄。选味宜烹韭,升堂拟献羔……”。许虬赋诗:“天地余清宴,江山慰寂寥。楚浆馨桂醴,郇炙杂兰椒”。邓汉仪赋:“招邀多上客,宴饮埒清漳。”

小玲珑山馆诗文酒会  小玲珑山馆原为盐商巨子马曰琯马曰璐兄弟的“街南书屋”一景,因得太湖巨石,极备透、绉、瘦之奇,馆以石名,遂定其名为小玲珑山馆。园主人经常以此地扫榻留宾。“嶰谷马曰琯号性好交游,四方名士过邗上者,必造庐相访,缟佇之投,杯酒之款,殆无虚日。近结邗江吟社,宾朋酬唱,与昔时圭塘、玉山相埒。袁枚诗云:“山馆玲珑水石清,邗江此处最知名。横陈图史常千架,供养文人过一生。”在《邗江雅集》中所收集的“小玲珑山馆对雪联句”、 “展重五集小玲珑山馆分赋钟馗画”、“玲珑山馆主分饷于酒”、“食鲥鱼联句”等,均为小玲珑山馆诗文酒会留下的文化产品。 “食鲥鱼联句”是这些联句中的精品。

园梅花会  园主人程梦星是康熙年间进士,官编修,工书画。告归后,购篠园于廿四桥旁,日与名流文士游宴其间。园中有百余株梅花,每当园花报放之时,“辄携诗牌、酒榼,嘉客赏游,联吟缀诗,被推为一时风雅之宗”。园主人与诸同人饮于梅花树下,花时点灯会客,赏梅吟咏,那种“高烧银烛将花照,人影花容同一笑”,“多谢韶光入酒卮,但将歌舞簇红灯”的景致,令人神驰。席间作诗。程梦星、王藻、唐建中、方士庶、闽华、胡期垣等13位文人的诗文至今还存留在园。画家罗聘绘制了《饮园图》。

    休园樱笋会  郑侠如数世居休园。园内产诸葛菜,亦名诸葛花、蔓菁,为园主爱食的佳蔬。以“腌食咸甘为美,可下气开胃”。园主人以此饷客,成为休园中文酒之会必备的美食。春日新雨后,满园新绿,招嘉客联吟缀诗。休园每到此时都要举行“樱笋会”大宴文人。经常出席休园“樱笋会”的有陈章、闵华、刘师恕、王文充、陆钟辉等。他们于园中亲自动手采摘樱桃、竹笋。林下置榻,几砚闲雅,以青瓷瓯斟茶,用白玉斝盛酒,雅风盎然。闵华赋《休园樱笋会》。杭世骏赋《郑氏休园》:“捉麈鸥边席,行厨竹里庐。”

秋日行庵文宴  行庵在扬州北郊天宁寺枝上村西隅,为马曰琯兄弟的家庵。汪士慎诗云:“邗江诗人觞咏地,吟笺五色鲜如花。”高翔则在他所绘《弹指阁图》中题曰:“东偏更羡行庵地,酒诗简日往还”。这里举行过秋堂菊宴、五君咏等著名的文宴。席间,宾主“把盏相呼,缶钵共咏”,出现了“秋风秋雨秋日好,名花名士一时兼”,“新诗别后闲相问,小酒灯前笑共拈”的盛况。最为享名的是“九日行庵文宴”。

    “九日行庵文宴”参加者有全祖望、洪振珂、方士庶、厉鹗、马曰琯兄弟等14位文士。席间,中悬仇英白描陶渊明像,采黄花酌白为供,以“人世难逢开口笑,菊花须插满头归”分韵赋诗,“陶陶衎衎,觞咏竟日,长达逾月”。这次文宴,由叶震初绘《行庵文宴图》传世,方环山补景,厉鹗为之记。图藏于克利夫兰美术馆。

让圃雅集  让圃为诗人张士科、陆钟辉的别墅,后为天宁寺杏园。院中碧梧翠竹,古木深壑。李斗《扬州画舫录》称这里是“韩江雅集”之处,“—时之盛与圭塘、玉山相埒”。经常参加诗文酒会的有张世进、程梦星、高翔、杭世骏、厉鹗、邵泰等知名文人。“逢僧话清幽,接士爱儒雅。”文会讲究平淡、清和、典雅,富有浓厚的文化气息。

    最为称道的是春日于“让圃著老堂”雅集,所食皆为春蔬。春日食蔬,有尝“新”之意趣。 “摘之务鲜,洗之务净,食之务时”。著老堂食春蔬有蒌蒿、荠菜、芹菜、韭菜、杞苗、芦芽、菜苔等七味,一一分咏成诗。

    让圃消夏聚会也很著名。所食之物有冷淘、薄荷糕、水精、银苗菜、石华粉、丝瓜羹、苏梅丸等。与会者按食单分咏赋诗。文人对消夏饮食的制法、吃法、功用等品评,入骨三分,滋味无穷。陆钟辉还在上巳于让圃环溪草堂举行流觞宴会。

南园秋禊  南园为康熙年间扬州文人汪玉枢家园。汪玉枢,号恬斋,早岁能诗,酷爱山林,得扬州九莲庵地,建别墅 “南园”。因曾奉旨择二峰送京师御园,因而被赐名为“九峰园”。其园诗文酒会极盛。王躬符即于是园征《城南宴集诗》,参加赋诗者有汪玉枢等36人。此后,汪玉枢又曾于园中抱山堂作“重九会”。继后,转运两淮的曾燠来扬州修禊于是园,吴锡麒、詹石琴、胡香海等文人赴会,丹徒陆晓山特绘《修禊图》。曾燠题序云:“乃以七月朔,越三日,会宾客于邗水之上,秋禊是举。”

竹西九畹兰花会  扬州的竹西亭是园林风景佳处。唐人杜枚:“谁知竹西路,歌吹是杨州”。郑板桥于竹西亭中,作一桌会,传为盛事。此次诗文酒会同席者8人。各人出百文钱,以为永日欢。参加者有郑板桥、黄慎、程绵庄、李梦村、王文治、金兆燕等。午后适逢济南朱文震到,遂为九人会。板桥于席间挥毫绘九畹兰花,以纪其盛。并赋诗云:“天上文星与酒星,一时欢聚竹西亭。何劳芍药夸金带,自是千秋九畹青。”

  伊秉绶黄园、六一堂雅集  嘉庆十年,伊秉绶任扬州太守。十二年,任河库道、两淮盐运使。伊以“淡”行世,淡泊名利,追求恬淡、亲民。伊秉绶对韩琦、王士祯等诗文酒会,心向往之,“小阑婪尾广陵春,旧雨来时鹊语频。一自魏公开宴后,未妨赠药(芍药)继风人。”“红桥无恙吾生晚,不及渔洋司理年。”伊与焦循、阮充、赵怀玉等常在黄氏园、六一堂雅集,续先贤之遗风。伊公崇“淡”,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。他与文友酬应,常以寒俭的伊府面、扬州炒饭饷之。

人日挑菜  正月初七为人日,又称“人胜节”。时人挑取七种野菜作羹,宴请亲朋登高游乐。道光丁未(1847),前江苏巡抚梁章钜在扬宴请魏源、吴让之、罗茗春、黄右原、严保庸等。梁章钜吟曰:“元日至人日,无日不晴天。自是太平象,能无行乐便?清流宜冷集,陈册要新篇。莫笑寒庖俭,期传挑菜筵。”梁诗小序曰:“聊存示俭之私忱,或可衍竹西韵事也。”

冶春后社文酒之会  “冶春后社”创始于有清光宣之际,推臧谷执牛耳。民国四年,湖上建徐园,扬州冶春后社诗人请于园主,建冶春后社于园内,精室三间,极为幽敞,题曰“冶春后社”。每值花晨月夕,醵金为文酒之会,相与尖叉斗韵,刻烛成诗以为乐。例先拈题十四字,各撰七联,谓之“七唱”。酒阑余兴,又或另拈两题,分咏一联;或公拟数字,嵌入两句,统云“诗钟”。汇成后请人誊写,当场公同互选,次第甲乙,以当选最多数为冠军。臧谷仙逝后,孔庆任冶春后社社长每岁佳辰令节,冶春后社诗人往往于此赋诗,或拈字作七联诗,名曰七唱。或为文虎之戏。孔庆《扬州竹枝词》:“茶味清芬酒味浓,冶春小憩豁心胸。何如香影廊中座,支过残秋又到冬。”

维扬烹饪艺术诗画会   1983年6月,扬州市政协、文联举办了淮扬烹饪艺术诗画活动会,邀请了省、市有关学者、名流、专家教授、书法家、画家等知名人士,对烹饪技艺和风味特色进行探讨。

烹饪艺术诗画会在扬州富春花园宴会大厅举行。嘉宾与会,先品“魁龙珠茶”。与会者欢聚一堂,时而低吟浅酌,品评名馔;时而面对宣纸,皱眉沉思;时而振笔挥毫,立成佳作。南京师院金启华教授首唱七绝:“梅子雨晴万物欣,郊原景色倍清新。此行端为扬州菜,不惜光阴不惜金。”扬州年近八旬的老书法家魏之桢即席口占一绝:“太守之宴今再开,金陵耆俊惠龙来。新诗法绘催人醉,未饮醇醪已快哉。”南京大学教授吴白匋依姜白石原韵,填了一阕《扬州慢》。

南京大学教授程千帆赋七绝二首: “平山堂下木兰舟,侧帽轻衫念旧游。今日白头重振策,新扬州胜旧扬州。煎金破玉多风味,万选青钱绝辈流,可是徐凝无口福,但分明月忆扬州。”陶白先生当即为之跋:“维扬菜,久驰名,烹饪术,日益新”。 程千帆先生又挥毫书下:“饮且食兮寿而康。”

    扬州国画院院长李亚如挥毫题五言小句:“维扬擅名厨,席上列群珍,馔兼色香味,妙手着阳春。”并与省国画院院长亚明合作“蟹鱼图”,题名曰:“水乡风味足,鱼蟹是家珍。”    扬州画菊大师吴砚耕与李亚如合作“菊蟹图”一幅。扬州著名国画大师王板哉、何庵之应邀参加诗画活动会,留下了宝贵的书、画墨宝。

自古以来,扬州一直是人文荟萃之地,群星争辉之所。天下文士,半集维扬。扬州诗文酒会名目繁多,内容丰富。每逢佳节一会,一年既毕,循环招饮。如自花朝起,三月作修禊会,四月作樱笋会,除此,还有饯春、消夏、赏花、放灯、重阳、消寒等等,均不乏吟咏,有诗、有词、有曲、有赋,将文化生活、文学内容与情趣爱好,刻意于名馔佳珍或蔬果清供于良辰美景之中。文人名士食尚,为淮扬菜增添了风雅神韵。人们称淮扬菜是“文人菜”。

唐代刘禹锡、白居易扬州诗酒唱和,留下了“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”的名句。宋代欧阳修平山宴集传荷飞觞成为文坛佳话。清初王士祯、孔尚任、卢雅雨的“红桥修禊”有曲水流觞之余风。卢雅雨红桥雅集时和韵者达七千余人,传为美谈。扬州马氏小玲珑山馆、行庵、程氏筱园、郑氏休园、张氏让园、赵氏南园、“扬州八怪”赏菊、赏兰等园林诗酒文会名重一时。扬州画舫宴泛舟湖光山色中,更具诗情画意。

文人宴饮活动形成了浓郁的饮食文化氛围,泽被后代,影响深远。

四相簪花宴  北宋庆历年间,韩琦知扬州。春日,府衙后花园中一株芍药忽然开花四朵,花色上下红,中间黄蕊相间,世称 “金缠腰”、 “金带围” 。当时扬州实为罕见,视为大吉之兆。韩琦大喜,即邀王珪、王安石、陈升之前来观赏,并在后花园对花设宴,诗酒欢娱。酒酣兴畅时,韩琦令人剪花插于四人帽沿,各簪一枝。四人后来先后登宰相之位。人们认为四相仕途洪运之机发端于扬州。由此,扬州“四相簪花宴”遂传为佳话。

欧阳修平山传荷飞觞  欧阳修筑平山堂,常与文士登临欢宴,并派人骑快马到邵伯湖摘取初绽荷花,布于平山堂内。宾主纵情诗酒,放浪形骸,酒兴浓时,欧阳修令歌妓取荷传与宾客,依次摘瓣,摘到最后一瓣者,则饮酒一盏、赋诗一首。诗酒风流,兴尽而归。

明月楼宴饮  元代大文豪、著名书画家赵孟頫在旅次扬州时,于“绮食琼杯间苑游”的赵氏明月楼宴饮。席上所用食器皆为精美银器。当月白风清,酒饮过半时,园主人出纸请其作春联,赵孟頫当即援笔,写下了“春风阆苑三千客,明月扬州第—楼”的对联。园主人得之,欣喜万分。“尽撤银酒器以赠” 孟頫,一时传为美谈。

虹桥修禊  扬州“红桥修”是蜚声海内的一项传统的文人修活动。虹桥位于扬州瘦西湖南端。始建于明代崇祯年间。修禊本是古代文人雅士相聚水溪边游春、赏景、宴集、吟诗唱和的盛会。一般每年举行两次,春天上巳的三月三日和秋天的七月十四日。文人修,认为流动的活水可以消除不祥,洗去不洁,祛除邪恶,称为“”。春日举行的称“春”,秋日举行的称“秋”。携带饮食在野宴饮,称为“饮”。

清康熙元年,时任扬州府推官王士祯邀约杜溶、张养重、陈维崧、宗元鼎、冒襄、程穆倩诸名士于虹桥修禊。王士祯曾描述当时的盛况:“渔洋山人日集诸名士于蜀冈红桥间,击钵赋诗,香清茶熟,素绢横飞,风流欲绝”。他还赋诗:“辛夷花照明寒食,一醉红桥便六年。好景匆匆逐流水,江城几度沈郎钱。” 王士祯等多次修红桥,浅斟漫饮,儒风浩荡。

康熙二十七年,孔尚任与梅文鼎等24位名士于虹桥修禊。孔尚任曾赋诗:“杨柳江城日未曛,兰亭禊事共诸君。酒家只傍桥红处,诗舫偏迎袖翠裙。久客消磨春冉冉,佳辰引逗泪纷纷。扑衣十里浓花气,不借笙歌也易醺。”

乾隆二十二年,两淮转运使卢雅雨发起更大规模的虹桥修禊,参加者有汪士慎、郑燮、陈撰、金农、厉鹗、罗聘、金兆燕等。卢作七律四首,其后和韵者七千余人,编成诗集三百卷,极一时之盛。《扬州画舫录》载:卢 “历官至两淮转运使。筑苏亭于使署,日与诗人相酬咏,将北郊二十四景书之于牙牌,以为侑觞之具,谓之牙牌二十四景,一时文宴盛于江南”。 

金镇平山燕集   汪懋麟创意修复平山堂。康熙十二年,金镇出任扬州太守。汪赠诗三首。其二曰:“……文章太守今重遇,宾以清游为再攀。但恨林泉僧占取,蜀冈蔓草待君删”。金镇从善如流,赋诗:“出典名邦真滥竽,舍人赠句比连珠。殷勤为嘱平山旧,风调宁教‘六一’孤”。秋日,金镇招饮汪懋麟等扬州名人至平山旧址,商议修复之事,并即席吟咏飞觞。

仲冬,平山堂落成。金镇复邀诸名士燕集。汪懋麟赋诗:“……芳筵歌鰋鲤,美酒泻蒲萄。选味宜烹韭,升堂拟献羔……”。许虬赋诗:“天地余清宴,江山慰寂寥。楚浆馨桂醴,郇炙杂兰椒”。邓汉仪赋:“招邀多上客,宴饮埒清漳。”

小玲珑山馆诗文酒会  小玲珑山馆原为盐商巨子马曰琯马曰璐兄弟的“街南书屋”一景,因得太湖巨石,极备透、绉、瘦之奇,馆以石名,遂定其名为小玲珑山馆。园主人经常以此地扫榻留宾。“嶰谷马曰琯号性好交游,四方名士过邗上者,必造庐相访,缟佇之投,杯酒之款,殆无虚日。近结邗江吟社,宾朋酬唱,与昔时圭塘、玉山相埒。袁枚诗云:“山馆玲珑水石清,邗江此处最知名。横陈图史常千架,供养文人过一生。”在《邗江雅集》中所收集的“小玲珑山馆对雪联句”、 “展重五集小玲珑山馆分赋钟馗画”、“玲珑山馆主分饷于酒”、“食鲥鱼联句”等,均为小玲珑山馆诗文酒会留下的文化产品。 “食鲥鱼联句”是这些联句中的精品。

园梅花会  园主人程梦星是康熙年间进士,官编修,工书画。告归后,购篠园于廿四桥旁,日与名流文士游宴其间。园中有百余株梅花,每当园花报放之时,“辄携诗牌、酒榼,嘉客赏游,联吟缀诗,被推为一时风雅之宗”。园主人与诸同人饮于梅花树下,花时点灯会客,赏梅吟咏,那种“高烧银烛将花照,人影花容同一笑”,“多谢韶光入酒卮,但将歌舞簇红灯”的景致,令人神驰。席间作诗。程梦星、王藻、唐建中、方士庶、闽华、胡期垣等13位文人的诗文至今还存留在园。画家罗聘绘制了《饮园图》。

    休园樱笋会  郑侠如数世居休园。园内产诸葛菜,亦名诸葛花、蔓菁,为园主爱食的佳蔬。以“腌食咸甘为美,可下气开胃”。园主人以此饷客,成为休园中文酒之会必备的美食。春日新雨后,满园新绿,招嘉客联吟缀诗。休园每到此时都要举行“樱笋会”大宴文人。经常出席休园“樱笋会”的有陈章、闵华、刘师恕、王文充、陆钟辉等。他们于园中亲自动手采摘樱桃、竹笋。林下置榻,几砚闲雅,以青瓷瓯斟茶,用白玉斝盛酒,雅风盎然。闵华赋《休园樱笋会》。杭世骏赋《郑氏休园》:“捉麈鸥边席,行厨竹里庐。”

秋日行庵文宴  行庵在扬州北郊天宁寺枝上村西隅,为马曰琯兄弟的家庵。汪士慎诗云:“邗江诗人觞咏地,吟笺五色鲜如花。”高翔则在他所绘《弹指阁图》中题曰:“东偏更羡行庵地,酒诗简日往还”。这里举行过秋堂菊宴、五君咏等著名的文宴。席间,宾主“把盏相呼,缶钵共咏”,出现了“秋风秋雨秋日好,名花名士一时兼”,“新诗别后闲相问,小酒灯前笑共拈”的盛况。最为享名的是“九日行庵文宴”。

    “九日行庵文宴”参加者有全祖望、洪振珂、方士庶、厉鹗、马曰琯兄弟等14位文士。席间,中悬仇英白描陶渊明像,采黄花酌白为供,以“人世难逢开口笑,菊花须插满头归”分韵赋诗,“陶陶衎衎,觞咏竟日,长达逾月”。这次文宴,由叶震初绘《行庵文宴图》传世,方环山补景,厉鹗为之记。图藏于克利夫兰美术馆。

让圃雅集  让圃为诗人张士科、陆钟辉的别墅,后为天宁寺杏园。院中碧梧翠竹,古木深壑。李斗《扬州画舫录》称这里是“韩江雅集”之处,“—时之盛与圭塘、玉山相埒”。经常参加诗文酒会的有张世进、程梦星、高翔、杭世骏、厉鹗、邵泰等知名文人。“逢僧话清幽,接士爱儒雅。”文会讲究平淡、清和、典雅,富有浓厚的文化气息。

    最为称道的是春日于“让圃著老堂”雅集,所食皆为春蔬。春日食蔬,有尝“新”之意趣。 “摘之务鲜,洗之务净,食之务时”。著老堂食春蔬有蒌蒿、荠菜、芹菜、韭菜、杞苗、芦芽、菜苔等七味,一一分咏成诗。

    让圃消夏聚会也很著名。所食之物有冷淘、薄荷糕、水精、银苗菜、石华粉、丝瓜羹、苏梅丸等。与会者按食单分咏赋诗。文人对消夏饮食的制法、吃法、功用等品评,入骨三分,滋味无穷。陆钟辉还在上巳于让圃环溪草堂举行流觞宴会。

南园秋禊  南园为康熙年间扬州文人汪玉枢家园。汪玉枢,号恬斋,早岁能诗,酷爱山林,得扬州九莲庵地,建别墅 “南园”。因曾奉旨择二峰送京师御园,因而被赐名为“九峰园”。其园诗文酒会极盛。王躬符即于是园征《城南宴集诗》,参加赋诗者有汪玉枢等36人。此后,汪玉枢又曾于园中抱山堂作“重九会”。继后,转运两淮的曾燠来扬州修禊于是园,吴锡麒、詹石琴、胡香海等文人赴会,丹徒陆晓山特绘《修禊图》。曾燠题序云:“乃以七月朔,越三日,会宾客于邗水之上,秋禊是举。”

东园(乔园)诗文酒会  东园(乔园)在今城东甪里, 康熙雍正年间,扬州盐商乔国桢(晋商)别业。王士祯著《东园记》,赞道:“不啻置身辟疆(晋顾辟疆的名园)、金谷(晋石崇筑的金谷园)间”。“广陵,……四方仕宦多侨寓于是,往往相与凿陂池,筑台榭,以为游观宴会之所。明月琼箫,竹西歌吹,盖自昔而然矣。”曹寅任两淮巡盐御史时,每次来扬,很少住在位于院大街的盐漕察院官署,而是假寓于东园。曹寅著《东园八咏》(咏其椐堂、几山楼、西池吟社、分喜亭、心听轩、西墅、鹤厂、渔庵) 等诗赋。东园不仅是曹寅在扬州时公余散心之地,也是当时参与《全唐诗》编校人员聚会休憩之所。《楝亭词钞》载:《全唐诗》的校书活动者常于东园晚酌、小酌,吟诗。清康熙庚寅年,扬州府江都县人袁江绘《东园胜概图》,现珍藏于上海博物馆。

东园(贺园)诗文酒会  东园在今瘦西湖法海寺东南。雍正间,贺君召创建贺园。丙寅间,以园之醉烟亭、凝翠轩、梓潼殿、驾鹤楼、杏轩、春雨堂、云山阁、品外第一泉、目矊台、偶寄山房、子云亭、嘉莲亭为十二景。贺君召常于园中春雨堂举行诗文酒会。扬州八怪金农、李鱓等对十二景题过对联。李鱓还作《东园招集同人宴会赋谢》。丙寅,“韩江雅集”方盛秋禊是园。作诗者为胡期恒、程梦星、汪玉枢、陈章、闵华、马曰琯、马曰璐、方士庶、陆钟辉、厉鹗等。又于东园分咏,咏十二景。后请画家袁耀(袁江之侄)绘制《扬州东园图》,画中东园背山面水,犹如人间仙境,极具生活情趣。图后还有胡期恒、程梦星、马曰琯、马曰璐、方士庶、陆钟辉等名流撰写的诗作。贺君召以游人题壁诗词及园中匾联,汇之成帙,题曰《东园题咏》。 咸丰年间太平军与清兵的战争中,东园建筑毁于战火。2013 513日,央视四套“国宝档案”栏目播放《扬州东园图》。

    竹西九畹兰花会  扬州的竹西亭是园林风景佳处。唐人杜枚:“谁知竹西路,歌吹是杨州”。郑板桥于竹西亭中,作一桌会,传为盛事。此次诗文酒会同席者8人。各人出百文钱,以为永日欢。参加者有郑板桥、黄慎、程绵庄、李梦村、王文治、金兆燕等。午后适逢济南朱文震到,遂为九人会。板桥于席间挥毫绘九畹兰花,以纪其盛。并赋诗云:“天上文星与酒星,一时欢聚竹西亭。何劳芍药夸金带,自是千秋九畹青。”

  伊秉绶黄园、六一堂雅集  嘉庆十年,伊秉绶任扬州太守。十二年,任河库道、两淮盐运使。伊以“淡”行世,淡泊名利,追求恬淡、亲民。伊秉绶对韩琦、王士祯等诗文酒会,心向往之,“小阑婪尾广陵春,旧雨来时鹊语频。一自魏公开宴后,未妨赠药(芍药)继风人。”“红桥无恙吾生晚,不及渔洋司理年。”伊与焦循、阮充、赵怀玉等常在黄氏园、六一堂雅集,续先贤之遗风。伊公崇“淡”,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。他与文友酬应,常以寒俭的伊府面、扬州炒饭饷之。

人日挑菜  正月初七为人日,又称“人胜节”。时人挑取七种野菜作羹,宴请亲朋登高游乐。道光丁未(1847),前江苏巡抚梁章钜在扬宴请魏源、吴让之、罗茗春、黄右原、严保庸等。梁章钜吟曰:“元日至人日,无日不晴天。自是太平象,能无行乐便?清流宜冷集,陈册要新篇。莫笑寒庖俭,期传挑菜筵。”梁诗小序曰:“聊存示俭之私忱,或可衍竹西韵事也。”

冶春后社文酒之会  “冶春后社”创始于有清光宣之际,推臧谷执牛耳。民国四年,湖上建徐园,扬州冶春后社诗人请于园主,建冶春后社于园内,精室三间,极为幽敞,题曰“冶春后社”。每值花晨月夕,醵金为文酒之会,相与尖叉斗韵,刻烛成诗以为乐。例先拈题十四字,各撰七联,谓之“七唱”。酒阑余兴,又或另拈两题,分咏一联;或公拟数字,嵌入两句,统云“诗钟”。汇成后请人誊写,当场公同互选,次第甲乙,以当选最多数为冠军。臧谷仙逝后,孔庆任冶春后社社长每岁佳辰令节,冶春后社诗人往往于此赋诗,或拈字作七联诗,名曰七唱。或为文虎之戏。孔庆《扬州竹枝词》:“茶味清芬酒味浓,冶春小憩豁心胸。何如香影廊中座,支过残秋又到冬。”

维扬烹饪艺术诗画会   1983年6月,扬州市政协、文联举办了淮扬烹饪艺术诗画活动会,邀请了省、市有关学者、名流、专家教授、书法家、画家等知名人士,对烹饪技艺和风味特色进行探讨。

烹饪艺术诗画会在扬州富春花园宴会大厅举行。嘉宾与会,先品“魁龙珠茶”。与会者欢聚一堂,时而低吟浅酌,品评名馔;时而面对宣纸,皱眉沉思;时而振笔挥毫,立成佳作。南京师院金启华教授首唱七绝:“梅子雨晴万物欣,郊原景色倍清新。此行端为扬州菜,不惜光阴不惜金。”扬州年近八旬的老书法家魏之桢即席口占一绝:“太守之宴今再开,金陵耆俊惠龙来。新诗法绘催人醉,未饮醇醪已快哉。”南京大学教授吴白匋依姜白石原韵,填了一阕《扬州慢》。

南京大学教授程千帆赋七绝二首: “平山堂下木兰舟,侧帽轻衫念旧游。今日白头重振策,新扬州胜旧扬州。煎金破玉多风味,万选青钱绝辈流,可是徐凝无口福,但分明月忆扬州。”陶白先生当即为之跋:“维扬菜,久驰名,烹饪术,日益新”。 程千帆先生又挥毫书下:“饮且食兮寿而康。”

    扬州国画院院长李亚如挥毫题五言小句:“维扬擅名厨,席上列群珍,馔兼色香味,妙手着阳春。”并与省国画院院长亚明合作“蟹鱼图”,题名曰:“水乡风味足,鱼蟹是家珍。”    扬州画菊大师吴砚耕与李亚如合作“菊蟹图”一幅。扬州著名国画大师王板哉、何庵之应邀参加诗画活动会,留下了宝贵的书、画墨宝。

页面版权所有:扬州市烹饪餐饮行业协会           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备案号:苏ICP备16003906号    技术支持:仕德伟科技    网站建设仕网云智能建站

技术支持:仕德伟科技  友情链接:中国烹饪协会江苏省餐饮行业协会  江苏省烹饪协会 扬州网 扬州面点网 泰州烹饪餐饮行业协会